宜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神奇狂荡的山野如花灿烂的歌吹

发布时间:2019-09-23 11:16:55 编辑:笔名

  摘要:山野歌吹介绍:诗集以湘南山野、民俗、人事为抒写主体,以乡土民风、人物命运辉映时代画屏。诗集活态民生、静态世相、形形 ,俯拾皆是。特要推重的是,南国许多淳朴仁厚的风习及文化,已成传说,诗人以现场见证的亲历、义不容辞做了发掘与拯救。 据说非洲丛林中生长一种食人花,花瓣比王莲还大,所以能把动物也吞得下。茉莉的花瓣算小可的了,但愈是夜之深切人之静寂,它偏要香得摄魄追魂,也是特具表现的欲望奋斗的才干的了。花们不会说话,仅以其色之繁香之异味之奇,就获取了参与万物的资格,覆盖并悯佑着我们的生活。

  逢二的新作《山野歌吹》,就是这样的花。

  历史从秦朝建制再逆溯六千年,有农耕之壮,郴夭之乐,扶苍之爱,大市之荣——嬗变于旧市、新市之间。亟须承扬者,其实就在大岭一方,即地图上标示的五岭山脉——从中可见一斑。

  山有山脉,人有人气。郴州早已不再是南蛮之地。郴州是风景,是福仙留福,聚福得福;郴州是敢创,敢爱,敢恨;是大俗大雅,是大儒大道大佛,是心驰神往之中州乐土。

  歌吹是诗的,这文本如今不多见。歌吹不宜吟哦,只是用来舞手跺脚,口号呼哨。曲始心开,心爽;曲终心仪,心安。逢二的歌吹草蛇灰线,朴讷灵透,怀山块垒,仿佛都是,又不止。他来自湘南山野腹地,洞察湘南景 物时,如落叶知秋,零七八碎的不是乱,不是鸡零狗碎,不是每事问闻必录,实是真正想说的东西多,且多而厚重。

  于是逢二顾不得了,仅来得及撷取一些生活的残片和余烬。记忆的风景谁的最好?谁为高下?谁谓真相?砍树、炼铁、拆老屋、修湖、破俗、大发展、大改革、大菩萨,零七八碎的讲说——听得你耳热心跳、思 涌。

  零七八碎——汉府俳句,已开先河。本来,与我们迎面相撞的就是一个破碎而不静的年代,因应而生者必出语不凡。我们置身其中的、然及我们曾经圭臬的精神世界正处于无法命名的状态。与这样一个时代处对,我们的欢喜,我们的安宁,我们的自以为是的是,我们的怒火,我们的反抗,均可疑窦。有些人自我陶醉了,有些人自我解构了,有些人廉价抒情了,有些人随波逐流以期沧海。卑贱者写着卑贱的诗歌,钻营者写着钻营的诗歌,沉睡者写着沉睡、七拼八凑、不疼不痒。还有人在各种谬论、偏见和七七八八里躲躲闪闪。逢二没有,他有自己心中巨大的炼狱,他尝试逃脱或涅槃,真实地讲说,真爱地提醒并指认——他的月亮如皮鼓(屁股),是可以敲打与抚摸的;同时,也是有响声的,足以歌吹。

  山上有雾的时候,先祖让他去认领一个方向,或可听涛。

  逢二从个体的经验,向各种古老而又新鲜的境况探索,通过从容而禅定的筛簸,参照信步,理清个人与生存、生命与复活之精神之要义,并以悲悯的内心去面对,去爱,去写。形如乌鸦,敢报死生。

  真正的诗人是生命的受难者。他们怀抱着真诚、勇气,艰难地、缓慢地恢复着良知、践行着内心那无法割舍的梦想。

  太阳有千万缕光芒。

  真实写作的每一位诗人都抱着一颗对人类文明无比的热爱之心,依靠个人的体验、天赋,从各种角度、用诗意去探索、发现我们置身其中的世界所遭遇的光明和黑暗,从而讴歌和化进了这个时代。

  逢二做到了,且不失诙谐和简约。

  取之零碎,绝非等闲。讲说中闪发着仁智的光芒,俗语中找回梦里故乡。古桥、古井、古市、古街、古人依在;变化的、发展的与之勾捏、修补或破坏。留之生态,画之百态,这正是我们要讨的生活。零七八碎的场景,被踩不烂、搞不定的特色个性化的文字支撑,相拥、交媾,繁殖,衍生的风情,足令读者深呼吸和倒吁一口清气。

  好一幅林林总总、热热闹闹、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逢二的山野歌吹,让我们看见了大世界。逢二立起来的文字,让我们明白了一些自然的、观念的、宗族的、生育的、动物的秘密;这在许多时岁而后,将倍具史料价值或开卷有益!逢二支起来的民俗俚画,让我们看到了思维的、信念的、礼制的、人伦的、生物的、建筑的完整生活;这在当下就可作旅游手册若力行无碍。零七八碎,让我们看到了大希望和大爱。能摊上湘南诸多事的人有福,能如实写来以飨读者的人有种!

  逢二生活底子厚实,看问题独具法眼,写的大多是小题材,其蕴含不小。

  试看《鼠》:

  一窝一窝的

  小偷小摸的祖师

  顽强活着的楷模

  小事不断

  大事不犯

  贼眉是冤枉的

  鼠眼是天生的

  看别个不过如此

  最讲亲情

  凭活过来的资历

  被尊为生肖首老

  逢二竟为人人憎恶的老鼠说几句公道话,因为它“最讲亲情”, 而那些人阔脸就变,人窄也变脸的某类人恐怕就不如它,所以才能“被尊为生肖首老”。写鸡的状况,“捉奸现行就有/拔毛要先烧开水”, 逢二在玩笑之间,指出动物比人率性,敢做敢为。有个绰号叫拐子狸的人,“练到猫叫/偷过鸡摸过狗/不偷人”, 折算也是差强可比。一个叫猴精的人,“治女病人得法”, 好色到“不望/懒问/善闻/好切”,那手法与行径是大大的坏了的。

  另以两例佐证:

  《碰碰服》

  麻将里喊碰碰和

  湾里面喊他碰碰服

  只要不是冬下天

  每天要去荒山

  碰男欢女爱

  先扮强人

  再收衣裤

  搞掂

  《不说》

  他的野名字叫不说

  头是他起的

  搞得别个鸡飞狗跳

  他说得最多

  然后他说不说不说

  尾是别个结的

  剩一地口水

  这种人哪个时代都有,以文革时期最甚,不是吗?为文贵有批判的态庋,才会有真文字的出品吧。

  这世上有沒有好人呢?当然有,就是从地里刨食、从手上找钱的广大民众。

  看《罗霄樵夫》:

  修竹不伤

  大木不砍

  便是樵规

  赞《镖局》:

  最好的镖局

  人在物在

  物失翻赔不爽多

  叹《漆匠》:

  漆铁铁不锈

  漆木木不朽

  达摩走了

  影响在壁

  唱《暖水井》:

  有一种泉水

  留着温暖等候

  男人归来

  咏《古桥5》:

  用一生积蓄

  造一座桥

  看别人牵着小孩走过

  一样找到做外婆的感觉

  〔这里录照了一个未婚戓者无子女的老妇〕。

  上述形形 ,俯拾皆是。特要推重的是,南国许多淳朴仁厚的风习及文化,已成传说,逢二以现埸见证的亲历、义不容辞做了发掘与拯救,善莫大焉。

  某人翻开中国历史,全篇吃人;我翻开一查,司马光砸缸,孔融让梨——莫衷一是。当下莫非真到莫谈国事的时候了,于是多吃莱,少说话,少喝酒,是否包括少写?然花就开在身旁,打开词典,它却回到黑暗中,香气如故。什么是诗?美国诗人托马斯?加路曾说过:诗总是刻意将秩序世界捣毁。那么,诗人也将完美而又杰出地焚烧自己。是不是如此呢?搞砣数不清。秦时明月不在,汉唐大风无存。往左,你只是暂时不能回家;向右,你可能万劫不复。摆在我们面前的诗歌,无宁只鳞片羽,他们写作绝无所谓“千钟粟” “颜如玉”之类杂念,也不计较为谁而写,为什么而写,他们有的只是灵魂的躁动,心灵的呼唤,只为真善美歌唱。

  诚如以下:

  《端午》

  百姓看重

  皇上不看重

  问题才粗的

  每年往河里投粽子

  是个摆式

  多投

  就屈了原了

  就不是诗人的意思了

  《大市》

  树木大了

  人多了

  鸟沒了

  以诚信交易

  乃为大市

  《旧市》

  几个老朽

  敬牛敬狗

  老牛老狗

  不卖不吃

  死后与人等同葬

  也出售

  苎麻索

  弓箭

  竖根杆子见太阳

  杆影不正事悠

  入夜

  事休

  《冠市》

  那地儿宽广

  专卖帽子

  还配送鸡冠花

  那玩意尤能稳定血压

  那地儿给逝者戴白帽

  给狗儿戴绿帽

  独独没有官帽

  没有浮夸与虚骄

  《新市》

  趁夜收购

  或者偷偷挖出旧市

  刚埋的老牛

  老狗

  卖的猪崽

  六个月成就肥头大耳

  猪腿上打水

  三斤三

  狩猎更先河

  铁夹子

  单打独斗

  诗无法逃离政治。对上列几首诗,新旧之间,假以时日,还可作专门的解读。

  回溯原初,诗毋庸警句,但欢迎唠叨;诗厌烦精致,却从不矫情。逢二的诗是另类的。不像诗应是诗的最高境界——就剩下湯汁,器皿难盛。

  逢二借湘南民谚这样縯绎:

  你问我好古

  月亮当皮鼓

  髙子高松树

  矮子有用处

  花开开

  花落落

  草无木

  但有骨

  还有:

  《赌徒》

  这个世上

  不赌物

  就得赌气

  不赌人

  就得赌嘴

  《长城8》

  2012年10月1日

  门票45元一张

  蚂蚁上树

  《长城9》

  原来长城

  可以卖钱

  真实的暗疾并非不足挂齿,而虚假的俗成更是石破天惊——如果你指出它来。一个注重现场的诗人,首先应该是从自身生命的体悟出发,向诗歌不断地交出自己。在涵义的形而下,诗空寂无因;而在涵义的形而上,诗的话语停息着,诗必然出现。

  请读:

  《三月》

  开店子的

  要管好服务员

  不要说空心菜

  无心菜

  要说虚心菜

  《纸婚》

  凭纸纳聘

  一纸休书

  不过一年

  《瘸子》

  常恨路不平

  坐着与常人无异

  学成补铁锅

  补铁锅的漏眼

  喜欢邻村一位寡妇

  喜欢坐等

  三十三岁那年冬

  寡妇上前问

  我家有样宝贝可会补

  跟着去了就知道

  他说只要开了岔

  就会补

  《六指》

  人生难十全

  人模狗样

  却生出个六指来

  一手多一个

  一日

  异蛇咬伤村姑

  六指与蛇共舞

  六指那两个被蛇咬过的指头

  竟自断愈

  诗一定有爱,无所谓大小。逢二在诗集中一以贯之,毫不惜墨。

  如《麻雀》:

  被诬为四害之一

  集体被自杀

  鸟尸沉湖

  北洞庭船桨难荡

  如《鸡屁股》:

  有爱吃鸡屁股的老子

  专挑鸡屁股

  崽女长大

  照拿鸡屁股

  敬老子

  老子一概笑纳

  老子老之将死

  说鸡屁股真他妈的臭

  如《电梯》:

  电梯

  卡在了天上

  我那叫三毛坨的崽哎

  只晓得你发了

  八年未回村

  老娘走了三年路

  找你的感觉

  越来越远

  〔读《电梯》,令人改容眼潮〕。

  逢二诗中不乏生活经验的总结,智慧的结晶,只是多不崭露于形。

  《铁匠》里说:

  真正的铁匠

  脸上无肉

  像瘦猴

  《染坊》又道:

  常在缸里做

  布染手不染

  哈,无须听人言语表白,只看他的行头作派,便洞见其人,阅人功夫,颇具心裁,可谓真知灼见。逢二的诗,无须微言大义,读它听它就够了。它让我常常梦见一树金黄,执拗地打望一眼深井,那黄熟的果子,还高悬在那深井之上,睁着圆圆的眸子,说不准什么时候它奋跳而下,就完成了心灵探险的一击。

  诗或诗歌的理由,或缘于活着的隐忍和生活的奋扬。而寻找或回归故乡的心路历程,只是暂时停息,无法滥用,因此,我读《山野歌吹》这一夜特别漫长。我仿佛还站在我的居地的茅檐的下端,支起耳朵,我特别喜欢听深井悠远中猝止的回音。这仙乐一般的喁语,仿佛漫越时空的森林,倏尔坐在了井台邀对。深井的壁筒,已缀满青苔,曾经美死你的女人,曾经壮如山的男人,都已消隐在井底。还要续接多长的长绳(那井绳已断成数节),才能汲到你清纯的醴泉呢?还要摇响哪年的辘轳(那辘轳已歪扭不堪),才能听清你叮咚的歌喉呢?

  逢二这笔名本身就意味深长,是不是逢二进一呢?莫须有。他的这部诗作很好地为自己作了注解和诠释。或许不像诗即是诗,谁又能为诗定义呢?

  《山野歌吹》是奇文字,它让人想起左琴科的小小说,尤其是袁水拍的《马凡陀山歌》,当然,逢二有大的超越。逢二来自山野,潜入都市,混迹官埸,却须臾未忘百姓疾苦,民间忧伤。他的笔触是悲悯、是幽默、是调侃,更多的是犀利,这成为当下之必需,同时又是所谓专家教授们久违的人文精神。

  逢二不屑文学的精致,他要的是莽原的生机,那种未被汚染的原初。

  注:逢二著《山野歌吹》已由 大学出版社于今年四月出版。

  共 40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通过大量诗歌原创的解读,给人们展示了一个乡人俚语诗歌创作精神与他的提炼生活,反应底层生活的人生追求,平民诗歌就是要反应平民的生活,这个逢二做到了。“逢二有大的超越。逢二来自山野,潜入都市,混迹官埸,却须臾未忘百姓疾苦,民间忧伤。他的笔触是悲悯、是幽默、是调侃,更多的是犀利,这成为当下之必需,同时又是所谓专家教授们久违的人文精神。”相信会有更多的“逢二”诗歌,颂赞平民生活。欣赏佳作,欢迎朋友继续赐稿江山作品赏析栏目。推荐读者朋友品读赏析。【:桐疏枝寒】

  1楼文友: 21:0 :40 欣赏具有个性的解读文字。问候朋友,欢迎朋友继续支持作品赏析栏目。遥祝愉快。

  回复1楼文友: 08:16:57

婴幼儿腹泻的原因
如何给小孩健脾
便利妥护理垫有大小号之分吗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