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秋之碎片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6:39 编辑:笔名

N6醒来的时候,正置几片叶子从窗前飘过。那一日,阳光并没有出奇的好,时不时被云覆盖。也是那一日,我开始不再喝酒。

N6说:“我要去找一个人,你陪我去。”

之后,因为惧怕她又做出什么傻事来,我同她一起踏上了南去武汉的火车。

我是不喜欢坐火车的,慢慢的,摇晃着,像夜半夫妻或偷情的摇床声。

夜半,因车厢内实在难闻的气味难以入睡,便悄然下铺,去饮水处吸烟。摸黑来到饮水处,有几人以其相当奇葩的姿态睡去,偏有一人夹在其中一手撑左墙一手撑地,嘴上刁着烟,忧然自得。

我很奇怪他是怎么点烟以及取烟的。我问:“哥们,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您是怎么做到的?佩服佩服,如此环境下也能点起烟来,厉害!”

“厉害个屁!别人点的,别人的烟。哎,哎,哎,快完了,再给点个。噗!”

我看了看地上的烟头,从烟盒中取出一支,塞他嘴里,给他点上。说:“要不要我帮你出来?”

“要。”

三分钟后,我们面对面几乎快要拥吻地站着聊起来。此君名为樊高,决不是画画那个梵高,而是去武汉找女友的樊高。

樊高说:“我是一个学美术的。”

我说:“人如其名。”

他说:“梵高少个耳朵我五官其全。”

我说:“专业如其名。”

他说:“我有一个女朋友,是酒吧里认识的。”

那女的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就叫她坐台女。

他说:“她对我很好,给我吃给我穿,还教我怎么购物刷卡。”

我说:“那是你妈。”

他说:“是你妹,她很漂亮,很性感。”

我看着他无尽回忆的表情说:“你很感性。”

他说:“是性感,她有很好的身材,抱着很舒服。”

我说:“上着也很舒服。”

他说:“对,上着很舒服,她总会买一大堆东西回来,会买颜料回来……”

我说:“你不说点剧情我会回去。”

他说:“可是突然有一天她消失了,无影无踪。那几日几乎快要绝望了,看遍了那些狗血的爱情片和郭敬明,又惧怕她得了什么绝症,便四处打探她的消息。”

我说:“坐台女,不用这么疯狂吧!”

他意味深长的说:“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有所感悟,不爱,哪怕她死了也不会在意,爱,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煎熬。得把她找回来,无论如何。”

我想起了正在熟睡中的N6,仿若同樊高的故事颠倒。我不知道N6要去找谁,但我却在此刻想找N6。

樊高正对着窗口发呆,不停地吸着他手上的我的烟。我说:“看什么呢?”

“风景。”

我说:“黑色的风景。”

我将樊高带回到车厢里,让他睡我的铺子,因为我想抱着N6。N6有很好的身材,抱着很舒服。当然,上着也很舒服。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不想再让她一个人。

我想起一个月之前的那一天。那一天我要去找一份事做,因为我还不想死。工作在一家看上去还算适心的餐厅,关键是随时都有美味。

下班时夜里九点半,走出门,N6正在等我。N6的样子极其的清纯,就像是清纯这个词语一样的清纯。N6也像清纯的小女生一样,天真烂漫地笑着,拉起我的手说:“噢巴!辛苦了,我们回家吧!”然后眨巴着眼睛。

我以为我要跟她走,但我们来到了我住的地方。

房间一如雨后的街角般凌乱,说真的,在这么乱的地方上床很方便,不用完事后再做收捨。

恰如第一次、第二次、上一次,我也终于明白:爱是一起做的,衣服是各自穿的。而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到最后能帮自己的、只有自己。

其实,我并不懂,我与N6之间算什么。朋友?恋人?还是,陌生人?我没有因为她而真正的开心过,更没有因为她而心痛过。我在同情她,对,就只是同情和一点的牵挂。我可怜她,好比她也可怜我一样。我可怜她永远都不会拥有爱,她可怜我永远都只有爱,爱每一个我爱过的人。

N6并没有突然消失,而是带着托词。“假若有一天,我累了,倦了。我打给你,你一定要找到我,带回来,安置好,只要别让我孤单就好。”

我不知道她这个“只要”是唯独、还是、还是一个加强语气的助词。如果是我,会去掉这个词。但,她不是我。

之后,天慢慢的变冷。第二天城角处围着很多人,热热闹闹,很吵杂,几辆警车行来。我看见十多层的楼顶站着一个人,离太远,看不清面容。

之后,在一阵人群的骚动后,上面的人缓缓落下,一直到我眼前的气垫上。是N6。

我不知道她那个“只要”是命令、还是请求、还是一种像恋人间的甜言蜜语。如果是我,会去掉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很多余。但,已来不及。

此刻,我怀里的N6显得极其娇小,她应该意识到有人抱着她,转过身来同我面对面,几乎快要接吻的距离。

借着窗外昏黄的月光,我第一次发现她是那么美。略显忧愁的眼睛,略带苍桑的脸庞,依旧性感的嘴唇,让人忍俊不住的想要亲吻。

共 17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听了樊高和 N6之间的恋情故事以及那个缓缓落在气垫的结尾,百感交集。 其实,我并不懂,我与N6之间算什么。朋友?恋人?还是,陌生人?其实,这是人生观恋爱观偏离的表现,也是一种推脱和不负责任的行为,理该谴责。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06-07 12:12: 6 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07 1 :25:2 我觉得结局至少他们在一起了,虽然现实中并没有。写东西源于生活就好,不必非高于生活。纯粹个人观点。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手术贵吗
北京熙仁医院怎么走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可以报销吗
北京熙仁医院怎么去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