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春秋】牛啊牛(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0:28 编辑:笔名
当老犟刘一鞭子抽在我背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钻心刺骨的痛。
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慢慢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我发现,老犟刘今天的眼睛与往日大不相同,眼圈是红的,眼白是红的,甚至连黑眼珠子也变成了红色。我赶紧转过头去,狠狠地啃了一口路边的沾满露水的青草,衔在嘴里,细细地咀嚼着。我相信,如果我和老犟刘的眼睛再多对视一秒钟,肯定会碰出闪电一样的火花。
今天的天气特别的好。一大早,太阳便欢天喜地的蹦了出来,挂在房前那棵老槐树上荡秋千。满坡的油菜花的香气和青草的香味随风飘来,让我兴奋得打了好几个喷嚏。往常的这个时候,老犟刘已经起来了。他会给我抱来一大捆香喷喷的青草,亲切地拍拍我的肩膀,看着我吃得肚子滚圆,再请我到门前的水田边畅饮一番,然后说:“老伙计,我们开工吧。”可今天,老犟刘的房门象睡死过去了一样,直挺挺地立在那里,迟迟没有动静。风里的青草味越来越浓,挑逗得我的口水滴滴嗒嗒地直往外流。我努力地想从胃里倒腾点什么东西到嘴里来嚼一嚼,以解燃眉之馋,然而试了好几次,除了酸酸的粘粘的液体外,我的胃里什么也没有了。我大声地打了几个响鼻,眼睛死死地盯着老犟刘的房门。我呼唤着敬爱的老犟刘,思念着我那可爱的青草。
在我的住处和老犟刘的房门之间,是一块混凝土的院坝。因为少有人走动,上面长满了青苔。每次我从那里经过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害怕摔个四脚朝天。可那里却是瘸子的乐园。
瘸子是老犟刘养的一只公鸡,先天发育不良,体重只有半公斤左右,走路一瘸一拐的,本来就不雄壮的鸡冠子,还在一次与其它公鸡争风吃醋的时候被扯掉了一半。后来,那些长得膘肥体壮的公鸡都被老犟刘杀了或者卖了,只有长得丑陋瘦小的瘸子,卖之不掉,杀之可怜,只好任由它自生自灭了。瘸子便因祸得福,独自在一大群母鸡里,享受着无尽的艳福。
现在,那瘸子公鸡正带着它的一群妻妾在院坝里寻欢作乐呢。只见它象一只跳蚤一样,从这只母鸡背上一下子又跳到那只母鸡背上。一只小母鸡往旁边躲了一下,瘸子便生气地竖起了脖子上的羽毛,箭一般追了过去,正想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不听话的小老婆,不曾想脚下一滑,摔了个仰翻叉。
哈哈哈哈……我心里一阵狂笑。笑着笑着,我忽然感觉下身湿漉漉的,低头一看,我那撒尿的玩艺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出来老长一截,胀胀的感觉令我浑身难受。哦,我也早该找一个老婆了。我不想再看瘸子那小人得志的模样,把眼光慢慢抬高起来。太阳还在那棵老槐的树梢上放射着万道金光。金光中,一头穿着花衣的年轻母牛飘然面下。
啊,我亲爱的母牛,我梦中的情牛!你的皮毛是那样的光滑,你的肌肤是那样的丰满,你的身材是那样的婀娜,你的 是那样的圆润,你的气味——我从来没有闻过的母牛的气味,是那样的纯正!我如一匹脱缰的野牛,向着她狂奔而去……


一阵刺痛由我的鼻孔传遍了我的全身。我连忙前脚撑地,全身后蹲,来了个紧急刹车。院坝的青苔上划出了两道长长的蹄印。那只正在与母鸡们卿卿我我的瘸子公鸡,被吓得抛妻弃妾,尖叫着躲进了屋后的竹林。我那亲爱的梦中的情牛,也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老犟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面前,手里紧紧地拽着那条早已和我的鼻子连成了一体的绳子。他怒目圆睁地呵斥着我:“你这犟牛,发什么疯啊?犁田去了!”然后不由分说地把枷担套在了我的肩上,恶狠狠地对我吼道:“走!”
我悻悻地迈开了沉重的脚步,踏上了田间的小路。出发的时候,我盯着老犟刘看了老半天,心里那个恨呀。老犟牛啊老犟牛,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连做一次春梦的机会都不给我。要不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我真想一角把你顶翻在地,再狠狠地踏上一蹄,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但我终于还是忍住了。
路边翠绿鲜嫩的青草勾引得我的胃一阵痉挛。我这才想起,我今天还没有吃早草。我停下脚步,正想饱餐一顿,背上便挨了老犟刘狠狠的一鞭子。这一鞭子,是我记事以来被抽得最凶狠,最无情的一鞭子。以前,老犟刘可从来没有对我下过这样的狠手。记得我刚来到老犟刘家的时候,他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我老婆没了,也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在外面读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儿子。我们爷儿俩一起努力,挣钱给你姐姐读书。等到你姐姐读书毕业了,我们就可以享清福喽。”那时,他抚摸我的手是那么的柔和,他对我说的话是那么的亲切,至今回想起来,我的心理还是暖暖的。
哦,说到姐姐,我想起来了。昨天,就是昨天,姐姐回来了。
昨天,我们收工很晚。那块田真大呀,我们犁了整整一天。当田主把几张红红的纸递到老犟刘手里的时候,太阳已经下班了。我累得真想就躺在那块田里大睡一觉才回家,可老犟刘拽着我鼻头上的绳子呢。我只好眯着眼睛,慢腾腾地跟着绳子走,好几次都差点掉进了水田里。也不知走了多久,一股浓浓的,刺鼻的香水味儿扑面而来。这是姐姐特有的味道。平常这院子里,全是鸡屎的味道,牛粪的味道,和老犟刘的汗味,都是臭气熏天,臭不可闻的。只有姐姐回来的时候,院子里才会有这种香香的,软软的,温馨又激动人心的女性的味道。尽管院子里有一大群母鸡,但它们只能让那瘸子心猿意马;在我隔壁,也有一头母猪,虽说是美若貂婵,但她从小就被阉了,到现在还只知道傻吃傻睡,一点儿也不解风情。
姐姐把我牵进我的房间,扔给我一捆青草。闻着姐姐的味道,我感觉青草也没有往日那么香了。我懒懒地吃了一口,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老犟刘的吼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以为又叫我开工了,赶忙睁开眼睛一看,四周漆黑一遍,哪有老犟刘的身影?我又听见了姐姐的声音,很细,很尖,很激动的争辩着,还夹杂着哭腔。我不知道老犟刘和姐姐爷儿俩在争什么吵什么,但我明明白白的听清楚了一个字,那就是:钱!
钱这东西我认得。每次我和老犟刘一起出去耕完了田,田主都会给老犟刘几张红红的纸。他们把那种纸叫做钱。老犟刘每次拿到钱的时候,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嘴巴笑得半天都合不到一块儿,脸也如钱一样的红。姐姐每次回来,都会从老犟刘手里拿一大把的钱,然后才眉开眼笑,欢天喜地的走了。还有对门院子的那个张寡妇,好几次早上,我都看见她从老犟刘的屋里出来,一边整理着衣衫,一边把钱往衣兜里塞,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我不知道他们一个个的为什么见了钱都笑得那样的欢,难道钱比青草还好吃吗?有一次,老犟刘在给我吃青草的时候,手里就拿着一张钱。我很想啃它一口,尝尝钱究竟是味道,能引得无数的帅哥美女竞折腰?不料却挨了老犟刘一巴掌,还被他狠狠的讥笑了一番:“你这犟牛,也喜欢钱啦?”哼,我才不稀罕呢。你这叫以小人之心度老牛之腹啊。你看我,没有钱,照样天天有青草吃。你再看看隔壁那头不会发情的母猪,没有钱,照样能吃能睡。还有那只瘸子公鸡,没有钱,不也照样妻妾成群吗?总之,钱对我是不感兴趣的啦。我还是睡我的觉要紧。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只顾着看着瘸子小丑一样的表演做我的春梦了,竟然把姐姐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都给忘了。现在仔细想想,姐姐的味道在早上的时候已经变得虚无缥缈了。也许她昨天晚上就赌气走了?也许她今天早上天还没亮时就摔门而去?谁知道呢。


我忍着背上的痛和心理的痛,继续默默地走着。春天的田野,芳草萋萋,百花争艳,莺歌燕舞,蜂蝶忙碌,到处都焕发着春天的活力。那一块块的水田,有的已经被我犁过了,有的正在等待着被犁。它们都敞开了自己水汪汪的胸怀,渴望着种子的播撒。
张寡妇正在前面一块地里忙碌着。她见我和老犟刘走了过来,便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关切地问道:“老刘,昨晚和女儿吵架了?——我在家里都听见了。”
老犟牛叫我停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你说这养儿养女到底为个啥啊?都工作好几年了,没有拿一分钱回家,还老是回来打我犁田这点钱的主意。——我和她说了我们俩的事吧,她也打死都不同意。”
哼,活该!你不让我做春梦,也有人不让你做春梦。这就叫报应。我幸灾乐祸地想。
“唉,老刘啊,你和孩子生什么气呀?孩子在外面,也不容易的。——至于我们俩嘛,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就这么继续过吧。”张寡妇一边劝导着老犟刘,一边用衣袖在脸上擦了一把,不知是在擦汗还是在擦泪。
我才不想听你们在这儿讲八卦呢。前面拐弯处有一遍青草正在向我招手,我不顾老犟刘的吆喝,急急的走了过去,埋头大嚼起来。香喷喷的青草,让我暂时忘记了背上的鞭痛,忘记了梦中的母牛。
阿黑狗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坐在青草上和我打招呼。我懒得搭理它,继续吃我的美餐。因为我从心眼儿里瞧不起它,它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癞痞狗,每天游手好闲,东游西逛,见了主人老犟刘就摇头摆尾,见了老人小孩就龇牙咧嘴。为了讨好主人,它竟然放着大米饭不吃,去吃老犟牛拉的屎——算了,不想它了,想起来真恶心,影响我的食欲。
张寡妇家的那只白白胖胖的母狗和另外一只浑身金光闪闪的黄母狗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它们围着阿黑狗转着,嗅着阿黑狗的鼻子和后臀,都摇晃着翘得老高的尾巴,显摆着自己的私处。原来,阿黑狗刚才“汪汪”的那几声叫唤,不是在和我打招呼,而是它们约会的暗号。狗日的狗,你们可真会挑地方,这里可是我的餐桌啊。我恨恨地打了一个抗议的响鼻,继续吃我的青草,眼睛却忍不住斜睨过去,只见阿黑狗一会儿闻闻白狗,一会儿舔舔黄狗,似乎在吊两只母狗的胃口,又好像面临一场艰难的抉择。狗日的黑狗,艳福不浅啦,还在这儿挑肥捡瘦。我嫉妒地在心里骂道。
终于,黑狗选定了张寡妇家的那只白母狗。它抬起前爪,搭在了白母狗的背上,可是,白母狗比它高大,它感觉有些吃力,便退了下来,翻身爬上了娇小玲珑一些的黄母狗的背上。这次,黑狗轻易就得手了,我听到了黄母狗兴奋又满足的呻吟。失宠的白母狗悻悻地低叫着,龇着牙,围着正在翻云覆雨的黑狗和黄狗转了几圈,然后弯曲着后腿,在青草上撒了一泡尿,又拉了一砣臭不可闻的狗屎。
妈的,我正在吃呢。我怒不可遏,“哞——”的一声长啸,向白母狗冲了过去。白母狗惊慌失措的夹着尾巴逃跑了。黑狗刚好从黄母狗的背上下来,屁股还和黄狗连在一起,它面朝着我,心满意足地狞笑着。叫你得意!我又是一声长哞,狠狠地一角向它顶去。黑狗吓得尖叫着闪身便跑,那只黄母狗也在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后落荒而逃,草地上留下点点狗血。
“犟牛,又在发疯啦?”老犟刘一声断喝,啪的一鞭抽在了我的头上。这一鞭,比刚才那一鞭抽得还要狠,抽得我眼冒金星,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老犟牛啊老犟牛,你竟然为了那只癞痞狗抽我,还抽得这样狠?我昂起头,哞哞的狂叫着,发出了我的抗议。老犟刘已经死死地拽住了我鼻头上的绳子,把我的头硬拉了下来。我还没有吃饱呢。我顺势咬住了一棵青草,不想离开。可那绳子扯得我的鼻子生痛,我只好把那棵草连根拔起,衔在嘴里狠狠地嚼着,强忍着满牛肚子的怒火,慢慢地跟在老犟刘的后面走着。


今天我们要耕的那块水田,紧靠着公路边。老犟刘牵着我,从土路上公路,走到一个三岔口就到了。这块田不是很大,水也不深,那水应该是新灌的,还没有把泥完全泡软,耕起来很是吃力。耕了不大一会儿,我就感觉腿脚发软,汗水直流。老犟刘显然对我的速度很不满意,他在后面不停地大声吆喝着。我懒得理他,索性闭上了眼睛,只是慢腾腾地机械地迈动着我的脚步。
一辆小货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司机从驾驶室里伸出脑袋,大声地向老犟刘问路。一股沁人心脾的气味向我迎面扑来,令我全身酥麻。那是我朝思暮想的母牛的味道。我兴奋地睁大了眼睛,只见两头如花似玉的母牛被拴在小货车的车厢里,它俩都注视着我,眼光里温情脉脉,秋波荡漾。我立即调转方向,奋起四蹄直追过去。
老犟刘在后面紧紧地拽住我,大声地吆喝着叫我停下。他那点力气,哪是我的对手?要是他的力气比我的大,还用得着我帮他耕田吗?只不过平常我都是忍让着罢了。可今天,我不想忍了。这可是关系到我终身幸福的大事啊。那又小又丑的瘸子公鸡早就妻妾成群了,那不学无术的癞痞黑狗也能左右逢源,可怜我老牛啊,高大威猛又勤劳善良,可这么多年了,连个媳妇都没有娶上,至今还是处牛一个……我越想心里越气,便更加不顾一切地拖着铧口,拖着老犟刘,拖着一身的泥水,奋力地上了岸。
老犟刘愤怒了。他抢到了我的前面,歇斯底里地辱骂着我,发疯一样挥动着手里的鞭子劈头盖脸朝我猛抽。那鞭子如一阵冰雹,从半空中飞流直下,重重的砸在我的头上,砸在我的肩上,砸在我的背上……
我忍无可忍了。老犟刘啊老犟刘,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啊。你把和你女儿生的气撒到我身上,我忍了;你把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谷子喂那瘸子公鸡,却只给我吃又干又涩的稻草,我忍了;你为了那只游手好闲的癞痞狗抽我,我也忍了。可现在,你这般穷凶极恶的阻止我找老婆,不是存心要我断子绝孙吗?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我“哞——”的大叫一声,头一扬,一角就把他掀翻在地。老犟刘立即就停止了对我的辱骂,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起来。我看也没看他一眼,奋蹄踏上了公路。
小货车已经开走了,可母牛的气味还在。我寻着那气味,撒开四蹄狂奔起来。那原本套在我身上的枷担和犁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我挣脱了。轻松和自由,让我力量倍增。
“快来人啦,牛疯啦——”
“抓住它!抓住它!”
“打死它,打死它!”
刚才还寂静如荒原的公路和田野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那么多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的拿着木棒,有的拿着绳索,有的拿着锄头,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大呼小叫着从不同的方向向我追来。
来吧,来吧,我才不怕你们呢。你们这些可恶的人啊!当我这么多年任劳任怨、忍气吞声的时候,你们谁也不站出来为我说一句公道话,都认为那时理所当然的。现在我稍一反抗,你们就认为我罪恶滔天,十恶不赦了?你们全都义愤填膺地一哄而出,群起而攻我,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这可真是天下人心一般黑啊!
我一定要追上我那心爱的母牛。
我更加疯狂地奔跑起来,公路也在我的蹄下战栗……

共 548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用拟人的手法,从一头牛的视角,反映人类的生活,人类的爱情。通过牛为了获得自己的爱情,而进行的反抗,以及人们对它的态度,表现了现实生活中的人性。小说用牛身份和思维来看待人的生活,更能简单直接的表现生活表现作者要说的话,更有力度和感染力。牛眼里的人类世界,少了很多遮掩和伪装。推荐欣赏。【编辑:北极主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1270019】
1 楼 文友: 2016-01-25 22:16:42 勤劳勇敢的老黄牛是人类的好朋友,它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读作者文字,就会找到答案!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1-27 20:57:01 感谢娇娇一直以来的热情支持和鼓励。问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1-27 20:57:40 哪有老乡那么牛哟。
 楼 文友: 2016-01-27 15:42:25 真牛啊!可以肯定的是,这牛估计追不着母牛,还有可能被太监
回复  楼 文友: 2016-01-27 20:58: 1 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追进火锅店。问好秦老师。吃什么药治拉稀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孩子上火怎么办
中风愈后还需吃药吗